东安县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真正的老山界究竟在哪里东安有,新宁有,城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哪看的好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lx/190712/7296127.html

寻访红色足迹

在那青青舜皇山上

舜皇山风光(资料图片)


  一


  回老家湖南新宁探亲,突然想去爬舜皇山。大姐、大哥、二哥踊跃陪同,说,太应该去了,正好去看一下老山界碑。今年春上,朱德嫡孙朱和平将军为老山界题了词。题词碑刻揭幕仪式就在老山界举行。


  老山界,就是越城岭,南方五岭之一,位于广西全州与湖南东安、新宁等地。舜皇山地处越城岭山脉中段。年11月,中央红军长征突破湘江后,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和红五、红八、红九军团从桂军白崇禧开放的西线进入了湘桂边境的舜皇山,沿着新宁境内的老山界,到达广西资源的油榨坪集结。陆定一当时28岁,任中央军委第二纵队政治部宣传干事,他随中央第二纵队翻越老山界,写下了著名的《老山界》一文,叙述了红军翻越老山界的经历,称老山界是红军长征中所过的“第一座难走的山”。


  我顾不得早上刚下了一阵暴雨,山路可能很不好走,催促着立即出发。


  我们上山的路,是《老山界》描写的下山的路,经过一个“之”字接着一个“之”字,到达了舜皇山林场场部。二哥坚持找一个林场人当导游,以“好好了解一下老山界”。这一着还真是高。“导游”来了,姓李,我们称呼他老李,是林场原住民,在林场工作了四十多年,对林场了如指掌。一见面,他就建议我们直接上老山界山顶,说今天天气不是很好,在山顶视野会好一些。如果运气好,太阳会出来,就可以看到舜皇山主峰。


  车子又经过好些个“之”字,上到了老山界。一路上,老李感慨道,你们要是上个月来就好了,那时这一路基本都是在花海中,连公路上都是一层一层落起的花。今年的杜鹃花,从清明节开始绽放,开了整整一个月。各种各样的杜鹃,漫山遍野,鲜艳茂盛,一直开到山顶。往年也开,但不像今年这样。花开时,站在山顶观赏,那个壮观场面,我今生都难忘。


  山顶是一个并不宽绰的平台,一块巨石碑刻赫然矗立其上。巨石呈现着天然的峻峭凌厉,正面用红字题写的“舜皇山老山界”六个大字苍遒有力,其中“老山界”三字独立一行,“舜皇山”做眉题;落款“朱和平敬题”五个字则笔触细瘦,显出题写者谦躬虔敬的姿态;右边用印刷体字竖排刻了《老山界》文开头的话,左上角则用印刷体字横排刻写了文中写下山的句子,整个布局疏阔有致、凝重而艺术。碑刻背面是纯粹的红色题词,简洁大方。


  朱和平将军题词前,特地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查阅资料,确定陆定一写的老山界就是“舜皇山老山界”。


  细看碑刻,见题词下方的石面上洇有红色的斑斑水渍,像是水流冲刷的痕迹。老李解释说,这个碑是上个月立起的,立碑的时候,意外地下了一场大雨,暴雨倾盆。题词刻上并没有多久,红漆还没有干透,雨水一冲,红漆脱落,红水仿佛先烈们洒下的热血,让人感到震撼,也就没有做特别的处理。


  我的眼角有些发涩。


  二


  陆定一当年憧憬:“将来要在这里立个纪念碑,写上某年某月某日,红军北上抗日,路过此处。”如今纪念碑落成,英雄的灵魂得到告慰。那暴雨是不是上天被英灵所感动?“若要盼得哟红军来,岭上开遍哟映山红”,是不是红军的英灵感应到后人的缅怀之情,也化作了怒放的映山红?


  此时,对面刚刚还云山雾罩的舜皇山主峰云开雾散,露出了秀美的容颜。舜皇山主峰海拔.4米,是新宁最高峰。远远望去,白云飘向高天,峰峦叠嶂,青山延绵,一幅静美而辽阔的原始森林画卷。主峰为界,目之所及属于湖南管辖,主峰背面属于广西全州的地界。但新宁、东安、全州管这一片山都叫舜皇山。新宁、东安则以紫花坪村为界,过了紫花坪,就是东安的舜皇山了。东安舜皇山是国家森林公园,以旅游开发为主,景区建设得非常好。新宁的舜皇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以生态保护为主,保存有较完整的自然植被与森林生态系统,被誉为南方植物王国和植物基因宝库。


  远眺是舜皇山主峰,眼前是密密森林。一条石板路从山顶平台往下钻进森林,很快就隐没不见。这条石板路就是湘桂古道,有上千年历史,是古代湖南与广西的主要通道,在湖南境内有十八公里。这条道又陡又险,现在已经没人走了。当然,老李走过多次,他退休前负责森林管护,走遍了林区的每一个角落。


  老李往山脚的紫花坪村一指,说,紫花坪往东去,是一个又一个山坳,最低的地方是炎井界、热水塘,再过去就是全州。从全州走小路到紫花坪,要一个多小时。舜皇山斜横在湘桂边界,是中央红军转移去湘西,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必由之路。当年渡过湘江的红军能够翻越舜皇山老山界,有三个原因:一是老山界山深林密,山溪纵横,地形复杂,起到了阻隔湘、桂军追击的作用;二是白崇禧有私心,不想放在广西打仗,相对来说防务松懈;三是红军都是分成小分队分散走的。陆定一当时就是带了一个宣传小分队,沿着热水塘走湘桂古道上到新宁老山界,就是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,从这里再下山往桂林走。东安那边的舜皇山也叫老山界。有人说他们那个没我们的“正宗”。但不能这么说,他们那里也在湘桂古道上,红军不可能不经过。即使陆定一所在小分队没有经过,也必有其他红军小分队经过。


  老李的讲述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,表示要去东安舜皇山老山界打个卡。


  大家响应热烈。


  三


  下山即是《老山界》里的上山。虽不走古道,却也一路颠簸。我的眼前渐渐幻化出八十七年前红军爬过的老山界。“之字拐的路”“浓密的树林”“银子似的泉水”,以及竹林峭岩随处可见。在那些清得透底、时宽时窄的溪流旁边,我看到有很多战士在“用脸盆、饭盒子、茶缸煮粥吃”……当年给红军“拿出仅有的一点米”的瑶民后代,不再是“没有多的米”,他们种植香菇、木耳、毛竹,还获取国家的生态林补贴,生活富裕起来……


  车行近一个小时,抵达了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。


  景区入口,是一座石头拱砌的山门,古拙结实,背倚密不透风似的青苍山林,山寨一样坚不可摧。“老山界”三个大字镌刻在石门上,庄严肃穆。大理石铺就的石阶,宽绰平缓。石阶两边各插有六七面红旗,随山风飘扬不止。景区内层峦叠翠,险峰、瀑布纵横,有关老山界红色文化景点陆公亭、红军村、红军墓分布其间。陆公亭,是为纪念陆定一而建。红军村坐落在山顶大坳界下,以前叫大坳村。年红军队伍路过老山界时,有一位小战士受伤牺牲,埋在大坳山坡上,当时部队行军匆忙,没有立碑,只埋了一个土堆。大坳村有一位不满十岁的少年,叫谢臣明,执意跟着红军走。但由于他太年幼,翻过几座山头便再也无力前行,红军们给了他几斤米劝他返回了家中。但谢臣明从此念念不忘红军梦。新中国成立后,谢臣明和几位山民对“红军墓”进行了修葺,每年的清明节都去祭奠这位无名红军战士。谢臣明去世后,他的儿子谢红军继续守望“红军墓”和这片山林。


  东安有老山界,新宁有老山界。据说湖南城步县也有老山界。而在广西兴安县,去猫儿山的路上立有老山界石碑,华江乡还有一座老山界红军长征纪念馆……


  老山界——中央红军长征经过的老山界到底在哪里?


  越城岭山系很长,绵延多公里。尽管与红军后来走过的金沙江、大渡河、雪山、草地相比,“老山界的困难,比起这些地方来,还是小得很”,但毋庸置疑,老山界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,是红军从湘江战役转折的一个重要通道,因此,它意义非凡。它是越城岭,是湘桂古道,是舜皇山,是分水岭,是万水千山,是人民,是人民心中的圣山。


  如是,真正的老山界究竟在哪里,已经不重要了。


  每一座山都是老山界。(王子君)(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)

如果你是东安人,还没有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